[视频] 鲍鹏山讲商鞅(剖析中国历代独#裁者的手段)

网上无意中看到了这段讲座,对鲍鹏山佩服的是五体投地。

即使你不是一个历史爱好者,也强烈推荐你看看!
真的,看了绝对不会后悔!
同样是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看这个讲座绝对比你看一部美国大片的收获要多得多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鲍鹏山,男,1963年3月1日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市。民革成员。
1981年9月至1985年7月就读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,毕业后申请支边,至青海教育学院中文系任教。现任上海电视大学中文系教授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鲍鹏山在《百家讲坛》中主讲的《水浒》,不论在学术界和观众中都引起很大反响。2009年4月8日,长江文艺出版社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,隆重推出“百家讲坛”牛年力作——鲍鹏山《新说水浒》。鲍鹏山幽默风趣、极具亲和力的语言,犀利辛辣、又不乏细腻温情的讲述,受到了广泛好评。
出版的主要著作有《论语导读》《后生小子——诸子百家新九章》《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》,“思想的历史”丛书(三本):《天纵圣贤》《彀中英雄》《绝地生灵》。主编《中国古代文学通论》等。其学术散文文笔优美,思想独到,自成一家。作品被选入多种文集和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。

百度百科: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904900.htm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文字版实录】:

商鞅做了一些什么嘛?我们昨天在讲的过程中应该说,虽然比较简略,但整体上应该都讲到了。但是商鞅说了一些什么,那是说了很多很多。我们今天要讲可能真是有一点挂一漏万。我要说明一下今天我们所看到的《商君书》不一定全部由商鞅本人所作。所以我现在讲的“商鞅所说”的实际上讲的就是《商君书》所说的,就作为这本书,我们整体来研究它、来考察它,就这本书它讲了一些什么?这些东西对我们中国的历史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?这本书在中国历史上产生了很坏的影响,非常糟糕的影响。那你说这本书难道没有一点正面的价值吗?那肯定有。我刚才讲了,我今天讲的是挂一漏万的,我们可能只能选一点比较重要的,或者说,我觉得有必要跟大家讲的。所以我今天可能更多的讲《商君书》里面负面的东西,让我们了解一下,在中国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种什么样的理论。这种理论,如果我们不去实际地接触它,你可能想象不到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人这样提倡过,并且,实际上在中国古代的专制的政治里面,在实际的政治生活里面,一再地被运用,也就是说,我们这个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里面,实际上广大的人民,在很大的程度上,确实承受着这样黑暗的政治所带来的痛苦。当然我们说,这样的痛苦、这样黑暗的政治,不能由商鞅以及《商君书》这一本书来负责任,但是它确实提供了这样的一种理论。

关于《商君书》,我想主要讲三个内容。第一个内容,就是他所谓的“壹民理论”。壹就是壹贰叁肆伍的壹,在这个地方当动词讲:统一、唯一;民就是人民。什么叫壹民呢?就是在国家里面,只要一种人,除了这种人之外,其他的人必须通过政策,使其走投无路,让他改行,让他变成这种人。如果他不能变成这种人,等待他的就是监狱、就是杀头。这是我们今天要讲的第一个内容。就是壹民理论,简单地讲,就是国家只要一种民,哪一种民呢?就是生产的机器与战争的机器。所以《商君书》啊,法家的思想——商鞅也好,后来的韩非也好——他们是完全站在专制君主的一边,完全站所谓的国家利益的一边。所以,我们看这个标题,国家只要一种民。他站在国家的立场上,国家不是为人民服务的,恰恰相反,人民是为国家服务的。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,那么等待你的就是惩罚,而且是非常严酷的惩罚。

我们今天讲的是《商君书》的内容,所以我们会引用很多《商君书》中的原话来加以说明。

那么关于壹民的理论,我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概括,所谓壹民的理论,包括两个含义:第一、国家只要一种“民”,就是耕战之民。平时你为国家生产,战时你为国家当炮灰。你的存在的价值就在这两点。如果你不能作为这两种工具存在,你就是无用之民。国家只要一种民,而且还包含着第二个含义,国民只做一件事,就是耕和战。只要一种人,而且这些人只做一件事。实际上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,我们如果稍微有一点逻辑思维和推理的能力,我们就能知道这种理论是多么的残酷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志趣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追求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爱好,每个人也都有自己不同的天赋的方向。所以马克思讲共产主义的理论是什么?共产主义的最高理想是什么?那就是每个的人性的自由的全面的发展。那每个人人性是不一样的,他的爱好是不一样的,他的志趣是不一样的,他的追求是不一样的。一个国家如果让所有的人把自己的爱好能够得到充分的发展,自己的天赋得到很好的发展,这样的国家就能够给人民提供幸福了,这样的国家也有他道德的基础了。但是商鞅的这种观点,我们显然在这样的国家里面你看不到。

我们接着往下看,比如说他讲到这样的理论时讲到:“圣人之为国也,壹赏,壹刑,壹教。”(《赏刑》)全是壹。圣人治理国家的时候——注意他这个圣人跟儒家讲的圣人又是不一样的,概念一不样的,法家讲的圣人当然就是法王,就是专制的君主,就是像秦始皇这样的人,他们就称之为圣人——这样的人治理国家的时候,“壹赏,壹刑,壹教”:统一赏罚、统一教化。赏赐是统一的。这个赏赐统一,不是说每次赏的东西是一样的,而是赏的理由是一样的。你为国家生产的粮食多了,就给你赏赐了,你只有为国家生产粮食多了,我才给你赏赐。你说我做一个学者,我有很多的思想,很多的学术成果,有没有赏赐?没有,只有惩罚,你进监狱吧,他不需要这个东西。所以壹赏的含意是什么呢?只赏赐一种行为,只赏赐一种人,你为国家生产粮食,你为国家打仗,杀了敌人的脑袋多,带回来敌人的头颅多,只有这两种情况给你赏赐,这叫作壹赏。

然后统一刑罚,还有统一教化。统一教化,实际上就是愚民政策。实际上我们知道真正的愚民政策,说白了不是不让人民受教育。如果不让人民受教育,人民也不一定听他的。所以真正的愚民教育政策是什么呢?真正的愚民政策是让人民只受一种教育,也就是说只接受他的教育,只接受他的思想,只接受他的观点:你必须听我的。所以壹教也就是这样:用一种思想、一种观点来教导他,其他所有的思想都是邪恶的,都是异端,都应该被清除掉。

他接着讲到了:“入使民壹于农,出使民壹于战……民壹则农,农则朴,朴则安居而恶出。”(《算地》)对内就是种田,对外就是战争。然后他讲到了:“民壹则农”,只会种田的人,就会变得很朴实。这个朴实实际上就是很愚昧啊!他已经没有思想了,也没有眼界了,他没有见识过别的,他只会干这一项,自然就会变得所谓的朴实,这个朴实实际上是愚昧的意思。那么一个愚昧的人,一个无知的人,就会“安居而恶出”,他会很安分地待在自己的家里面,而不愿意出去。

“民之所欲万,而利之所出一。”(《说民》)老百姓有很多很多的欲望,但是国家应该让他所有的欲望都从一个渠道来实现:那就是你种田,你为国家去打仗。你做到这一点,那我们就可以赏赐你;如果你不这样做,就要惩罚你。所以“利出壹空者,其国无敌”。(《靳令》)“利出壹空”,就是利出一门,国家所有的资源都控制起来,把所有的社会资源都控制起来,然后只让它从一种渠道出去,这样国家就具有了绝对的控制社会资源的能力,国家就会变得很强大,就会无敌。我们说,治理国家应该说有两个目标,就今天来说也同样如此:人民富裕安乐是一个重要目标,然后国家强大。但是国家仅仅以一个强大作为它唯一的目标,那末人民生活在这个国家里面就不会有幸福。所以我们看儒家的治国的理想,包括道家的很多想法,他们是希望把国家治理成一个富裕的安乐的国家,是一个人民安居乐业的国家,而他们不愿意谈战争。所以孔子、孟子都是明确地反对战争的,庄子也是明确地反对战争的。我们把这个做个比较,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法家正好相反:人民在这个国家里面能否幸福他们完全置之度外,这不是国家的目标,国家的目标就是一个:强大能攻。把国家的目标如此的绝对化,实际上就表明,在法家的政治理论里面,人民的幸福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。所以我刚才讲到了,法家的理论实际上从骨子里面讲,他就完全为专制君主着想。我讲这个话,一点也没有委屈他们。

那么这样的结果会导致一个什么问题呢?导致整个社会没有个性发展的空间,没有个体的幸福。因为国家只要一种人,当然,所有的人里面可能有人适合于种田,也可能有人喜欢当一个农民,但是很多人可能不喜欢,很多人可能在其他方面很有天赋,他在其他地方很有兴趣,但是你现在的国家只允许这一种人存在,所以在这样的国家里面,没有个性存在的空间,没有个性发展的可能,也没有个体的幸福,不存在个体的幸福。这是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是整个的社会目标,在一个专制的社会里面,社会的目标,他的合理性,他的正当性,是不能得到保障的。因为整个社会决策的层次,他的决策的机制,不是合理的,不是有序的,不是可控的。他是由一个专制君主根据他自己的喜怒无常的心情来决定的,今天高兴了,他就这样;明天不高兴了,他又那样。所以我们不要以为一个专制的社会里面,政府可以有一个道德上的目标,做不到的!

所以,在专制的社会里面可能会得到一个效果:就是万众一心。但是你要知道万众一心的时候,当我们所有的人都向一个方向想的时候,它就会存在两个问题:第一、个体的思想、个体的精神都没有了;其次,万众一心必须是通过专制才能得到的,它必须通过思想控制才能得到的。然后这样确立的目标是由谁来决定的呢?不可能是一个很合理的决策者,他一定是由专制的阶层,尤其是有一个独立的、某一个单个的君主来决定的。所以这样的国家的目标,是不能保证它的合理性和正当性。所以商鞅的这样的治国方略到最后让秦国变成了什么呢?实际上秦国最终变成了一个监狱。所以按照《商君书》这样的一种理论,最好的政治就是刑律、刑法、法律;最好的国家就是监狱。这是我对秦国社会的一个总结。

在《商君书》的理论里面,实际上最终秦国也确实把这些理论实现了。这是讲他的壹民的理论。

与之相关的还有一点,我们说第二点:胜民理论、制民理论。胜就是战胜的意思,制就是法制的制,制服的制——把老百姓制服了。我们要知道,作为一个个体的人,总是有他独立的个体的意志的。所以你要让他完全地照国家的意愿来行动,一定要有相应的手段逼迫他这样做,包括监狱,包括赏,包括罚。所以商鞅在提出了壹民理论以后,自然的从逻辑上讲,肯定会提出胜民理论。现在我们来看看胜民理论,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理论。什么叫胜民呢?就是政府或者说是国家战胜人民。国家一定要战胜人民,国家一定要压服人民。他把国家和人民看成是个跷跷板:如果国家上去了,人民就必须下来;如果人民上去了,国家就会下去。所以为了让国家强大,国家一定要战胜人民。这是他的一种理论,比如他说到了:“民弱国强,国强民弱,故有道之国,务在弱民。”(《弱民》)

《商君书》这一本书它里面有很多的思想,很多的言论,我们看不出来它有什么逻辑的论证。像这样的话,我实在是找不出来他的理论的根据是什么?为什么人民弱了国家就强大了?为什么国家强大了,人民就一定要弱下去?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个论证是怎么来的?但他就是这么提倡的,他就这么主观认定。所以他讲到了“有道之国,务在弱民”,所以那个有秩序的国家一定要削弱人民的力量。所以我们知道:中国古代有愚民政策。我们读完《商君书》以后应该知道:还有一个弱民政策。让老百姓愚当然是让他弱的一种方法。你看他把国家和人民如此尖锐地对立起来。

“昔之能制天下者,必先制其民者也;能先胜敌者,必先胜其民者也。故胜民之本在制民,若冶于金,陶于土也。”他说古代那些把天下治理好的圣王,他一定是先把人民给制服了。“能先胜敌者,必先胜其民者也”,如果你要在战场上战胜敌人,打败其他的国家,你必须在国内先战胜你的人民。所以他说“胜民之本在制民”,要战胜人民的根本,就在于要有一个好的办法来制服他,就象一个冶金的工匠锤炼他的金属一样,就象一个陶器工匠来培埴泥胎一样。

商鞅呢,我觉得他就是中国的专制政治的最黑暗的核心。《商君书》是中国的传统的专制政治的最黑暗的核心,是中国古代专制君主秘不示人的他们的统治的秘诀。我们现在把这个秘诀给打开让大家来看一看,里面到底有多少黑暗的东西,有五个,一个就是以弱去强,以奸驭良,实行流氓政治,小人政治。我们下面一个一个讲。第二个就是壹教,实行思想统治。第三个就是剥夺私有资产,造成一个无恒产、无恒心的社会。我们知道剥夺私有资产,实际上就是剥夺个人自由的条件。第四个就是辱民、贫民、弱民。侮辱人民,让人民变得很贫困,让人民变得很愚弱,然后这样有利于统治。最后,如果前面的四种手段被告下来以后,还有一些人民比较强大的话,怎么办?杀!

下面我们先看第一个:以弱去强,以奸驭良,实行流氓政治,小人政治。

国家的人民里面,总有比较强悍的比较弱小的。这个强悍和弱小有两个层次的,一个是体格上的,你个子长得高,你体格比较魁梧,你体力比较壮,这是一种人。这种人到战场上打仗当然是好士兵,你为国家种田也很好。但是平时你如果跟国家作对,这样的人就很危险。这是一种强民。还有一种强民是什么呢?有思想的人,有知识的人,有文化的人,有见解的人。这样都属于强民。国家要强大,这样的强民必须要消灭。然后他提出来这样一句话:“以强去强者弱,以弱去强者强。”(《去强》)这句话在《商君书》的两篇文章里面一字不差地出现了两次。它应该说是商鞅很得意的一个政治格言。翻译一下,用一部分的强民去消灭另一部分强民,国家不能强大。只有用弱小的人民去消灭所有的强民,国家才能够强大。为什么是这样呢?我们来看一看,商鞅在这里说的倒是很有逻辑性。你用一部分强民去消灭了另一部分强民,存下来的怎么样?还是强民。你国家面对的还是那些强民,民强了国就弱了嘛。他前面不是有了那个前提了吗?所以他要让所有的弱民起来去消灭所有的强民,结果剩下的就全部都是弱民。这些弱民没思想的、没文化的、没知识的、愚昧的,这样的人国家就好控制他了。

下面我引的一段话就是商鞅自己对这段话作的解释。你看这两篇文章,一个叫《去强》一个叫《弱民》。题目就很明白,“去强”就是去除强民,“弱民”弱当动词讲:削弱人民。“以强攻强,弱,强存。以弱攻弱,强,强去。强存则弱,强去则王,故经强攻弱,削。以弱攻强,王也。”(《弱民》)“以强攻强,弱,强存”,以强攻强,不行,国家会弱的,原因是什么?因为强还存在下来,还有一部分人强保存下来了。“以弱攻弱,强,强去”,这个以弱攻弱后面这个弱字,根据高享等人的解释,这个地方应该是强,就是“以弱攻强,强”。用弱民去攻打强民,国家就会强大,原因是强去,强民消灭了,国家就强大了,所以“强存则弱,强去则王”。强民一旦存在,国家就会弱,强民一旦消失了,国家就会强大。

这个理论真的是被实行过啊!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,你们知道他干过什么事吗?大家都知道他焚书坑儒,焚书当然是弱民的手段之一,坑儒是把那些已经有思想的,思想上的强民给消灭掉。除此之外,他还干什么呢?杀豪俊。你看那个贾谊的《过秦论》上就讲到了“杀豪俊”。什么叫豪俊啊?就是强民嘛,强梁啊。把那些体格健壮的、性情暴亢的、不大容易服从的,都集中起来杀掉。然后留下的都是弱小之民。这是以弱民去强民。

还有一种更为不可思议的,就是以奸民来统治良民,就是以奸驭良。在一个地方里面,比如在一个乡村里面,你选什么样的人来做乡长,选什么样的人来做村长呢?商鞅给专制君主出主意,你要选流氓出来,选恶棍出来,让这样的人去统治那些善良的老百姓,天下、国家就强大了。这可是他的原话,我可不是胡说的,你看下面的引文《去强》里面:“国以善民治奸民者,必乱,至削;国以奸民治善民者,必治,至强。”(《去强》)你一个国家如果让善民去治那些奸民,你把善民选拔出来,让他当官,让他当乡长,去治理那些奸民,那国家肯定会乱的,国家一定会削弱的。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?“国以奸民治善民者,必治,至强。”让奸民去治善良的民,他认为这样的国家一定能治理好,国家一定会强大。

我们不读这样的话,你能不能想象在中国的历史上,在全人类的历史上,还有这样的一种混账的理论啊!所以我说中国传统的专制社会里,最黑暗的核心里面,到底有些什么东西?我们可能大多数人真的是不知道的,我们只看到表面上一再地说仁义道德,一再讲我们是礼义之邦,一再讲我们有五千年文明,我们根本不知道:我们传统的政治的最黑暗的核心里面,是一些什么样的东西,是一些多么可怕的东西。

这就是商鞅、《商君书》,还有韩非子,还有慎到,还有申不害,这一帮人给专制君主们,给他们的统治人民的手段和秘诀。

以弱民去除强民,以奸民驾驭良民,我们想这样的社会会变成什么样的社会?这就是黑社会啊!中国几千年的社会,我可以讲就是黑社会!没问题的。所以我为什么看到有人说什么康乾盛世,我就非常生气呢?那些无知的什么人写《康煕大帝》、《乾隆王朝》,我们可能是有过所谓的专制君主们津津乐道的盛世,那秦国被商鞅治理了以后也变成强大的国家了嘛。他最后真是非常强大,所向无敌,六国都不是他的对手,统一六国了。但是这样的国家对人民意味着什么呢?你愿意生活在这样强大的国家里面吗?你愿意生活在我们今天这样自由的生活里,还是愿意生活在“康乾盛世”里?我想我们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傻到愿意活在那个时代。但是我们就有些作家喜欢生活在那样的时代,他喜欢那样的专制君主再活五百年,起码的一点价值判断的能力都没有。

实际上对于传统的政治的这样的一种弱民政策、愚民政策,以弱民去强民的政策,进行反思的人,历代都是有的,我这儿举一个清代龚自珍。龚自珍可以说是清代末年思想解放的先驱,他对中国传统社会很多的观察非常深刻,我为什么说他很深刻?那么多年过去了,一百多年过去了,跟我们今天相比,他还那么深刻,说明什么呢?你可以说他很伟大,但是也可以得出个结论:我们实在太渺小。

“当彼其世也,而才士与才民出,则百不才督之缚之,以至于戮之……戮其能忧心,能愤心,能思虑心,能作为心,能有廉耻心,能无渣滓心。”(龚自珍《乙丙之际箸议第九》)

龚自珍在他的《乙丙之际箸议第九》这篇文章里面讲到,有一种时代,看起来怎么看都象一个盛世,国家好象很强大,尤其是国家显得特别稳定,但是在这个国家里面是怎么样的呢?“才士与才民出,则百不才督之缚之,以至于戮之”,如果出了一个有才华的老百姓,一个有天赋的人民,周围一百个无才无德的人就会监督他、束缚他,甚至最后杀掉他。而且这种杀他的是什么呢?不一定是消灭他的肉体。是消灭他的什么呢?消灭他的“能忧心,能愤心,能思虑心,能作为心,能有廉耻心,能无渣滓心。”这是龚自珍给我们讲他的那个时代,而且这个时代表面上,从什么地方看,都像是一个盛世,都像是一个太平盛世。但是这样的结果是什么?龚自珍非常痛苦地讲到,这样的结果是,在这样的社会里面,在这样的国家家里面,在这样的民族里面,不仅我们找不到一个才士,一个才民,一个才商,有才能的知识分子,有才能的老百姓,有才能的商人,不用说这些人我们找不到了,甚至连才偷才盗,我们也找不到了,小偷和强盗都不需要技术含量就可以作案了。

专制政治通过对个体的天赋和发展空间的挤压,最终让一个民族失去了活力,唯一得利的就是专制君主本人,就是他所代表的那些阶层。

这是第一个,“以弱去强,以奸驭良”最终导致这样的结果。

2、壹教——就是思想统治。思想统治是中国的传统,对我们来说,这也不算太新鲜。所以这一点,我们放在这儿不讲了,过去吧,大家都知道,我们就不讲了。

我们讲第三点——剥夺个人资本,造成一个无恒产,无恒心的社会。孟子有一次和齐宣王谈话的时候,他讲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。他说一个王者治理天下,一定要让人民有恒产,要“上可以事父母,下可以育子女”。一个人,像我们现在的中年人,国家给我们定的工资标准是什么呢?你拿这个工资,对上,能养活父母亲;对下,可以把子女抚养大。孟子说:一个想称王天下的人,一定要在这个基础上制定人民收入的标准,要保证这样的收入标准。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收入标准?孟子说:人一般都是这样,有恒产的人有恒心,无恒产的无恒心。有一个固定的收入,有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,可以让你不堕落。什么叫恒心?就是保留着善良的本性,不要天天想着歪门邪道,不要想着坑蒙拐骗。有时候想想小偷,他可能真的是被生活所迫,实在是没有办法。所以孔子也好,孟子也好,他们经常的,他们在解释犯罪的时候,我觉得儒家在这个地方做得很可敬,孔子和孟子解释犯罪的时候,他不认为犯罪是由于这个人很坏,他会认为是社会原因所导致,是由于国家让人民没有基本的生活保障,然后他不得不去犯罪。所以孟子跟齐宣王讲,你要让人民有恒心,让人民保持自己的道德不堕落,在一定的道德水平上,然后能够向善。你必须给他恒产,有基本的生活保障。这是儒家的理论。

我们来看看商鞅是怎么讲的,恰恰相反,我们讲了愚民、弱民,现在还要讲“贫民”,就要让你人民什么都没有,一无所有,然后好控制,你不听我的话没饭吃。先让你没饭吃,然后你想吃饭吗?好,听我的,听我一次给你发一点。吃完了还要听我的,再给你发一点。然后他就导致整个的人民,所有的人民道德上的堕落。所以我们刚刚讲到了:愚民,让你愚昧;弱民,让你没有能力;贫民,又导致你道德上的堕落,人格上的下流。所以你不要以为专制统治下的国民会强大,不可能强大。美国的黑人领袖马丁.路德.金,大家都知道的,他讲过一段很好的话。他说:国家的强大不在于武力的强大,不在于国家的公共设施有多强大,也不在于国家的经济有多发达。国家的强大在于公民自身,我们的公民是否很强大。这话真是讲的非常好。

商鞅的这样一种剥夺个人资产、剥夺个人资本造成无恒产无恒心的社会,然后让人民道德普遍滑坡,道德上变得很下流。你看他讲的那些话:“治国能令贫者富,富者贫,则国多力,多力则王。”(《去强》)他就要这么折腾你,让贫的人富起来,让富的人穷下去,然后这个人富起来怎么样?再让他贫下去,就要反复折腾。为什么你知道吗?反复折腾的结果,就让你没有安全感。一个国家的老百姓没有安全感,他就没有一个定性,就没有固定的品德,就没有恒心。你没有安全感,就老要找一个外在的强权,你去依附他。没有安全感怎么办?那就有依附感。所以有人研究过狗为什么那么忠诚?是因为狗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动物,所以它特别忠诚。

除了有形的资产之外,无形的资产,他也要把你去除。比如他在《算地》这篇文章里讲到有这么一些人,比如说“谈说之士资在于口”。每个人都有他的资本,你有钱是资本,那我有无形的资本啊。谈说之士,他的资本就是口。那我今天来给大家作讲座,我的资本就是这张嘴巴。那我有这个资本,比如说你国家不给我发工资也没问题,我到处讲演也能挣点钱。那商鞅说:行。我就把你嘴封起来。“处士之资在于意”,有些思想家,他的资本是什么呢?是因为他有思想,也要控制他的思想。“勇士资在于气”,他很勇敢,他有勇气。好,也得把他勇气消灭掉。“技艺之士资在于手”,你说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学一门手艺行吧?学补皮鞋,在大街上整天给人补皮鞋,我也能活,我不要从你的体制里拿钱。你有手艺吗?好的,把你的手砍掉。你所有的你个人所能依附的全部给你破坏掉,然后你想活,你只有一个渠道,从他体制里面去拿那一份他给你的。所以剥夺个人的资本,不光是有形的物质资本,也包括你所有的赖以生存的技能、思想、学问等等,全部给你剥夺得一干二净。你想活着吗?去吧,到那儿登记去。然后让他给你分配几亩地,你去种去吧!打仗的时候你打仗去吧!这是第三点。

第四点,辱民、贫民、弱民。侮辱人民,让人民贫穷,削弱人民。这个地方,我们来看看他有些话,实际上这个跟前面的内容有些交叉的地方,但我专门列出来,是因为他有些话讲的,你看:“民,辱则贵爵,弱则尊官,贫则重赏。以刑治,民则乐用;以赏战,民则轻死……民有私荣,则贱列卑官,富则轻赏。治民羞辱以刑,战则战。”(《弱民》)我刚才讲了,他主要是要把体制的地位抬高,让人民在体制之外无所依存。所以让你耻辱,让你没有地位,没有尊严,没有体面,然后你就怎样呢?把国家的爵位看得很重了。你本来什么都没有,你是一个毫无体面的人,你是一个活得没有任何尊严的人,你要想有尊严怎么办?好办啊,到前线去呀,砍几个人头过来。给你一个爵位:五十石、一百石。现在我有身份了,你不要瞧不起我,我现在是有一百石的官了。但是先要把你弄到没有体面、没有尊严、没有名声,让你觉得实在没有办法活下去了,然后你就走到他那条路上。所以这叫“辱则贵爵”、“弱则尊官”。什么都没有,你一点能力都没有,只好靠官来保护你。所以我们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清官意识啊?我们一直在搞清官意识。

我记得在九十年代初,92、93年的时候,电视里天天放《包青天》,那就是清官时代。后来发现清官实在找不到几个了,没办法,那就看有没有皇上好的,就是《康熙大帝》、《乾隆王朝》了。我说皇上再靠不住怎么办呢?我说会出现神仙了,我们等着吧!我看神仙现在大致差不多也出现了。我们就没有想到建立一种制度来保护自己。商鞅倒想到了,但是他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到的。然后“贫则重赏”,你不是穷得没办法吗?给你一点奖金,你就很高兴啊。我几年前看到一篇文章,说“发奖金的艺术”,写这样的文章的人都是心地不大善良的人。所以我一再讲:一个作家也好,一个学者也好,一定要让自己站在弱势群体的一边,一定要站在人民的一边。站在老板的一边,帮他出主意,这是很下流的人干的事情。

商鞅讲是是不是这个意思啊?“贫则重赏”。你一个单位平时一个月的工资就是一万元钱,年终的时候给你发一万无钱的奖金,你没有什么感觉的。如果你平时一个月也就一千钱,年终突然给你发一万元钱奖金,你是什么感觉?不一样了吧?同是一万元钱,感觉不一样。商鞅这个家伙真是阴险,他很懂心理学。他平时把你搞得很穷,给你发一百元钱,然后年终给你一千元钱,你激动得不得了,这就叫作“贫则重赏”。然后你天天想着国家的爵位,天天想着讨好那些做官的,天天想着把国家的奖赏拿到手,你的心思是不是全在他那儿了?你的思想是不是被他控制了?很厉害啊。商鞅是绝顶聪明的人,可惜的,他又是太坏的人。一个人特别聪明如果又特别坏,那就很糟糕了。

“农有余食,则薄燕于岁。商有淫利,有美好,伤器。”农民如果有余粮,他可能就一年不好好地干活了。那怎么办呢?让他没有余粮,让他吃了上顿没下顿。就是让你没有安全感,然后就让你像蚂蚁一样,拼命地劳动。我们的寓言故事里面,把蚂蚁看成很正面的形象。到秋天了,蚂蚁开始忙了,往洞穴里面搬粮食,然后知了在那儿唱歌,蚂蚁说你别唱了,你搬粮食吧。知了不听,冬天来了,蚂蚁丰衣足食,知了饿死了。从这个角度讲,也对。我们平时应该努力一点,应该勤奋一点,应该有点储备。但是蚂蚁的这种生活状态,也太低层次了一点,一年到头就忙这点吃的,这至少不是人的生活啊,人除了物质还应该有精神啊,人应该是蚂蚁的生活和知了的生活的结合,除了搬运粮食之外还要唱歌。可是商鞅说,我就让你吃了上顿没下顿,让你天天搬动粮食都来不及,你唱歌。你别说,商鞅在文章里还专门讲到过,有一些演出的艺人,在商鞅那个时代,已经有艺人了,有时候到乡里面唱唱歌,然后老百姓给他一点东西。他说:这些人绝不允许他们到农村里面去,到农村去了,农民一看唱歌也能挣钱,他就不劳动了。

除了这个之外,商鞅还提出了一种,无论是从政治伦理,还是法律伦理,还是法律的角度,都是非常荒谬的观点:“重刑轻赏”。“重刑轻赏,则上爱民,民死上;重赏轻罚,则上不爱民,民不死上。”(《去强》)我们知道儒家的观点是“轻刑重赏”,这是人儒家的基本观点。在《尚书》里面就明确讲到了“疑罪从轻,疑赏从重”,就是对这个人他的罪行,到底该判五年还是该判三年,这时候应该怎么办?判三年,叫“疑罪从轻”。那么“疑赏从重”,是赏他一百元还是一千元呢?那就赏一千元吧,这是儒家的思想。所以儒家的思想有很多不好的东西,我对儒家有很多的批评,但是他确实有很多人道的地方,跟法家一比,你就知道他确实是太好了。好坏是对比看看的嘛,没有绝对的好坏。但商鞅可是正相反,“重刑轻赏”。他还讲“刑重而必得”,刑一定要重。“禁奸止过,莫若重刑”。

所以我刚才讲了,我说在商鞅的观念里面,最好的政治就是刑律啊,最有效啊。实际上商鞅的这种观念里面,我们再看下面,他还有话:“重刑轻赏,则上爱民,民死上;重赏轻罚,则上不爱民,民不死上。”这话我先翻译一下然后你看看,能不能理解他的逻辑。这个商鞅的思维跟我们是不一样的。他说对老百姓惩罚得重一点,赏得轻一点,这正好可以表现君王是热爱老百姓的,老百姓也愿意为君王去死的;反过来,如果你对老百姓赏得很多,惩罚得轻一点。那正好说明你这个国君是不热爱老百姓的,老百姓也不愿意为你去死。你能理解这样的理论吗?除非你是个受虐狂。我收拾你越厉害,你越喜欢我,那受虐狂才有这样的心理。商鞅就这么写的。所以法家思想真的是把人分成两类:专制君主就是施虐狂,老百姓就是受虐狂,全社会就是由这两种病态的人组成的。你除非从这个角度理解,否则无法理解他的话。你给我赏多一点,给我的罚轻一点,我反而不喜欢你了;你把我处罚得重一点,给我的赏特别少,我反而喜欢你。你说我有没有病啊?但这是商鞅说的话啊。所以你读《商君书》有的时候想不通,你要从病态心理学的角度去读。专制的思想真的是病态,然后他把全社会都变得很病态。

商鞅的这个理论,即使从法律的角度讲,也是讲不通的,因为法律它有个平衡的问题,有个量刑的轻重,它一定要根据罪行的轻重来量刑。所以韩非在这一点上比他要好一点,韩非在他的文章叫《难二》里面讲到:“刑当无多,不当无少。”这话讲的纯粹从法律的角度讲,韩非讲的是对的。你给一个人的惩罚如果是恰当的,和他所犯的罪行是对等的,那就无所谓轻重。那有的人杀人了,我们就判他死刑。判死刑重不重啊?对他来说不重。但是有的人就因为偷了东西,你判他死刑,那怎样?重了。所以韩非讲“刑当无多”,只要是恰当的,就不多也不少;如果不当,你再轻也不行。如果一个人在大街上吐了一口痰,你把他逮起来,投入监狱,判了一年。然后你说没判他死刑,很轻的。那不行,这不当。吐口痰最多罚他五十。你判他一年,已经很重了。这一点韩非就比商鞅好。

实际上商鞅的这个理论,我在读《汉书》时,看到有一个例子:《苏武传》。苏武出使匈奴,苏武手下人个副使叫张胜,和匈奴的一些人,偷偷密谋,想把单于手下的一个大臣叫卫律的杀掉。后来这个事情败露了,苏武也受牵连,就被他们逮起来审讯,苏武坚决不屈。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的。但是这里面对于苏武等人的量刑,当时有个争论,卫律对单于说:这些人,他们竟然想谋杀单于的大臣,应该把他们全部斩首。但是单于手下有另外一个人,叫左伊秩訾的人,这是个匈奴人,他说不能够斩首。这些人是谋杀单于的大臣,而且是谋杀未遂,如果你把他斩首,那么如果下一次有人说:我干脆了,我也不杀他的大臣了,我就直接把单于给杀了,你怎么再加重惩罚呢?所以左伊秩訾说:这样的人只要他愿意投降,就可以赦免他。

左伊秩訾在提出对苏武等人量刑建议的时候,他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律原则,就是说:不是说我们痛恨一种现象,我们加重刑罚就可以了,因为这样会造成整个法律秩序的混乱。假如我偷一个东西你就判我死刑,那我不偷了,那我干脆抢了。抢也不过是死刑啊。是不是这个道理啊?假如我轻微地伤害了你,你就判我死刑,那干脆就把你杀了。所以法律如果这样判,如果没有差距的话,那你就逼着犯罪的人都犯最严重的罪行。因为犯最严重的罪行,对他来说是最有效益的罪行。所以,商鞅在这里讲的,一味地强调重刑,不仅是不人道的,而且也会破坏法律的秩序。

在这儿我们可以把商鞅的很多思想,和与他同时代的春秋和战国时候的其他一些思想作比较。在《弱民》这篇文章里他讲到:“政作民之所恶,民弱。政作民之所乐,民强。民弱国强,民强国弱。”这样的理论,如果今天不把原话引出来,你也不相信会有人提出这样的政治理论。什么意思呢?国家制定政策,如果制定一个让老百姓特别讨厌、特别害怕的政策,那老百姓就弱了。老百姓弱了,你就知道结果是什么呢?国家就强了嘛。如果你制定了一个政策是符合老百姓利益的,是人民喜欢的,那么老百姓就强了。最后“民弱国强,国强民弱”,所以选择是什么呢?制定政策一定要制定一个让老百姓不喜欢的政策,要制定一个让老百姓很讨厌的政策。中国历史上有没有这样的时期啊?很多。削弱人民,就要制定一个对老百姓不利的政策,对老百姓不利了国家就强了。商鞅作为国家政策的制定者,作为一个政治理论的倡导者,他竟然公开提出来要制定削弱人民的政策,制定让人民厌恶的政策。公开这样说,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。我们很多专制君主是这么干的,偷偷摸摸干的。但是商鞅可是公开这么说的,白纸黑字、铁证如山。只不过我们在座的诸位大多没看过。

我们来做个比较,我们把他和先秦其他的思想家做个比较。比如说,我们看看管仲。管仲我们在文革的时候,也把他看成是法家的人物。实际上严格地讲,他不是法家,他不是儒家,也不是道家。管仲严格意义上讲,他就是个经济学家,但是他在这里讲到了:国家制定经济政策应该怎么样?“俗之所欲,因而予之;俗之所否,因而去之。”(管仲)你看顺应民俗,顺应人民的想法。所以管仲才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功啊!管仲在齐国帮助齐桓公将近四十年的时间,整个春秋时期,到了春秋后期,老百姓活得最好的时期,就是管仲的时期了。他不仅把齐国治好了,齐国是霸主嘛。他把天下各路诸侯都召集来开会,你们都必须给我规规矩矩的。天下的诸侯都很规矩,那段时间几乎没有什么战争。如果有外族入侵的话,管仲、齐桓公还带着齐国的军队,把诸侯召集起来共同抵抗。所以管仲四十年施政,在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大的功劳,孔子对管仲的评价非常高。孔子批评管仲就讲这个人不懂礼仪,因为他生活比较奢侈,但是他对管仲评价很高。有人说管仲这个人是不是不好?孔子说:管仲是个仁人。用“仁”来评价管仲,多高啊!然后有人说管仲这个人是不是不好?孔子说:你不要骂管仲。“微管仲,吾其披发左衽矣。”这句话简单地说,就是没有管仲的话,我们现在中原的文化可能都不存在了啊!我们就已经被外族入侵了,整个中原都被别人占领了,我们都变成少数民族了。你看孔子对管仲的评价有多高。他为什么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?我们就从这十六个字来看一看:他要的,我给他;他不要的,我把它改掉。顺应人民的想法,顺应人民的意愿。这才是真正的伟大的政治家,这是管仲。

下面我们再看看庄子,庄子讲的治国。在《庄子.徐无鬼》里面,他讲了一个故事,这个原文你可以不看,我放在这儿只是表明我有根据的,不是我胡说的。黄帝把天下治得差不多了,然后他听说在昆仑山那个地方,有个天师很厉害,他想着我再去向天师讨教讨教,怎么样把国家治理得更好。他带着大臣们就去了,找了半天找不到天师。后来在路上碰到一个放牛的小孩,就问这个小孩:天师在哪里?我们想找他。这个小孩就问他:你找天师干什么啊?黄帝说:我想向天师请教一下如何治国?这个放牛的小孩就告诉他:治理国家很容易啊!就像我放牛一样,牛喜欢吃的草,你就让它吃;不喜欢吃的草,你就不让它吃。黄帝一听,马上就跪下来了:你就是天师啊!确实他就是天师。看看,道家的观点:人民喜欢的就给他,不喜欢的就改掉。这是道家的。

儒家怎么样呢?那孔子孟子的思想我们知道了,我现在再举另外一个例子,《国语.周语》上的一段话。在召公对周厉王的一段劝说词里面,他讲到了“行善备败”。什么意思?在制定政策之前,要多方面征求意见;征求意见以后,先把这个政策进行实施。实施完了以后再考察一下,哪些政策人民喜欢,我就推广,这叫行善;哪些政策不合人民的利益,我就把它改掉,这叫备败。

所以管仲也好,道家也好,儒家也好,他们的政治理念应该说是正常的政治理念,而商鞅的政治理念是病态的政治理念。但是我们不得不说的是,在中国古代几千年的封建统治里面,是商鞅的这个东西成了专制君主统治天下的最黑暗的内核。我们不要动不动说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史,有时候我们真的要想一下:我们有五千年的黑暗史。

最后讲杀力。这个杀力简单讲就是战争,发动战争。发动战争有两个好处,第一、可以“杀掉”其他的诸侯国家,可以削弱对方;其次,在战场上也把自己国家的强民杀掉了。我们等会儿要讲到,后来秦国在列国纷争里面,我们来看看他们的“战绩”。这个战绩我是打引号的。“国贫而务战,毒生于敌,无六虱,必强。”(《靳令》)国家很穷了怎么办?我们说国家穷了就别打仗了嘛。这不是正常思维吗?都穷成这样了,你还打什么仗啊?那个朝鲜,都穷成那个样了,还在搞什么核武器,然后粮食全靠中国、靠韩国、靠美国给他送去。这可能也是学了商鞅学坏的,国贫还天天要打仗。商鞅说“毒生于敌”,这样结果是什么呢?把毒转移到对方去了,国内就没有那么多坏人了——这个“虱”,就是对国家无用的六种人——就强大了。那么“国强而不战,毒输于内,礼乐虱害生,必削;国遂战,毒输于敌,国无礼乐虱害,必强。”(《去强》)如果国家强大了,你却不去发动战争,那末这个毒素就在你内部消化了,“礼乐虱害生,必削”,然后什么礼乐啊,各种各样的老百姓都产生出来了,国家就肯定会削弱。这个时候怎么办?要打仗。打了以后把毒就输给敌人了,国家又强大了。所以他讲:圣人治国,“能抟力,能杀力”。能够集中老百姓的力量,同时又能够把这些力量给杀掉,就是发动战争。“故能生力不能杀力,曰自攻之国,必削。”(《说民》)你把这些人的力量集中起来,然后你要带着他们去打仗,在战场上一方面消灭敌人,一方面也自我消灭,这样国家就越来越强大了。“能生不能杀,曰自攻之国,必削;能生能杀,曰攻敌之国,必强。”(《去强》)你把老百姓都搞得很强大,却不让他们去打仗,有那么多强大的人民在国内自己闹事,所以叫“自攻之国”,自己互相打起来了,这样的国家就会削弱了。所以要让一个国家怎样呢?“能生能杀”,要生出一些强民来,然后把他送到战场上去,又杀人,又自杀。商鞅的理论发展到最后,就是自杀,就是人体炸弹。

这是我们对商鞅的制民的、胜民的理论,我们主要简单地讲这五点。刚才讲了,我们是挂一漏万,只是举例说明的。下面我们讲一讲,最后商鞅自身有什么样的下场,叫作法自毙啊。商鞅用他的这样一种理论来治理秦国,他确实收到了短期的明显的效果。一下子,首先秦国的粮食多了;其次,秦国军队的战斗力成倍增长,那老百姓在前方不得不卖命啊。你要他不挎几个人头回去,你得不到赏不说,你还要受罚呀。如果你在前方打败了,你投降,你的父母、子女都在那儿变成人质了。所以你宁愿在前线战死,你也不能让你的父母、子女在那个地方受苦啊。所以秦国军队的战斗力是成倍增长,一下子让六国的军队在战场上根本就不敢碰到秦国的军队,一看秦国的军队来了,他们不用打,自己都吓跑了,所以战斗力很强。

在后来的汉代的一本书《盐铁论》里面——这个《盐铁论》我上次介绍过的——西汉政府曾经开过一次经济会议,专门讨论盐铁专卖问题。在这次会议上,关于国家很多的相关的政策,都有一些非常激烈的争论。当时国家的财政大臣就是桑弘羊,和桑弘羊辩论的是一帮所谓的文学之士。在辩论里面,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话题,就是对历史上的商鞅进行评价。这个话题后来集结成一篇文章叫《非鞅》,对商鞅进行否定。其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知其为秦开帝业,不知其为秦致亡道。”(《盐铁论.非鞅》)这话确实是很有历史眼光。就是说我们不能看一时的得失,从短时期讲,商鞅确实让秦国变得有粮食了,军队的战斗力也强大了,在列国纷争里面一下子占了上风了,并且所向无敌,把六国灭了,建立了统一的王朝,这是商鞅是成功,这就叫他“为秦开帝业”。

但是,这样一个王朝是不可能长久的。秦王朝统一以后,十六年的时间就灭亡了,一个强大的王朝,十六年,中国历史上最短命的王朝。为什么?我们一定要找到它最后的根本的原因。那就是商鞅的这个理论,包含着它致命的弱点,他让秦国一时取得了成功,但是又为秦朝的最终灭亡埋下了祸根。在他的统治之下,在商鞅的这种政策指导下,秦国是一个无声的世界。鲁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叫“无声的中国”,一个没有声音的中国。秦国就是一个无声的秦国,秦王朝也就是一个无声的秦王朝。

所以在商鞅死前的五个月,赵国有一个读书人见到了商鞅。商鞅专门向他请教的,说你能不能跟我谈一谈:你对我在秦国施政的政绩做一点评价,你觉得我做得怎么样?这个赵良可以说对他做了全面的否定的评价。然后赵良有一句许说得很好。他说:“千人之诺诺,不如一士之谔谔。武王谔谔以昌,殷纣墨墨以亡。”一千个人对你唯唯诺诺,都在说你好,不如一个人对你提出反对意见。一定要听取不同的意见,没有不同意见的国家,看起来是盛世,看起来非常稳定,但是就象鲁迅所讲的:“不在沉默中灭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。”所以秦朝最后的灭亡,就是有一个人喊出了一句话,就是陈胜啊: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!”就是振臂一呼,天下云集响应,一个那么强大的秦王朝,被谁给灭了呢?就被一个小小的陈胜,就被陈胜所带的那个七百个人,七百个连兵器都没有的人,“折木为兵,揭竿为旗”,然后天下英雄云集响应。项羽出来了,刘邦也出来了,他秦王朝就灭了。

当然在秦灭之前,商鞅本人也已经尝到了这样的后果,赵良已经警告了他,说:你现在靠着秦孝公,如果秦孝公死了以后,你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你知道吗?秦国想杀你的人有多少你知道吗?商鞅不听啊。五个月以后秦孝公死了,太子即位了。我们知道太子的两个师傅,一个被割了鼻子,一个在脸上刺了字。那个公子虔被割了鼻子。我昨天讲了,贵族最讲的就是体面啊。你把他鼻子割了,把他脸上刺了字,他不能出来见人啊,这是多大的仇恨啊!公子虔被割了鼻子以后,八年的时间没出过门,你想他在家干什么?他唯一的愿望就是等。所以这边老秦王秦孝公这边双腿一蹬刚死,那边太子一即位,公子虔马上就上了一道奏疏:商君是谋反者。马上秦王新的秦国君王就派兵抓捕商鞅,商鞅赶紧逃跑。

在逃跑的时候碰到两件事。在路途中,他想住一下旅店。旅店的人不认识商鞅,那时候没有电视,有电视可以天天看到他,不认识商鞅;商鞅那时也不敢说他就是商鞅。旅店的老板告诉他,说:我们国家,商君有一个很严厉的法令,旅店里面的住客如果没有官府开的介绍信,那是不允许住的,住了以后我要受惩罚的,所以我没法接待你。商鞅这个时候就尝到滋味了。他有一句感慨,他说:我没有想到,实行法治,最后是这样的结果啊。所以现在有个成语,我们的标题上写的“作法自毙”,这个成语就从那儿来的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这是一件事。然后他逃到了魏国,魏国人不接待他。他不是魏国人吗?魏国人不要他了。本来在六国的时候,有这样的一种风气的,你在这个国家犯了罪,你逃到别的国家去了,大家就不管了,很正常,这个事情很多。比如孔子的时代,有那么多的乱臣贼子,你看孔子最讨厌的季氏手下的家臣,那个阳货。那个阳货在鲁国叛乱,最后被打败了,然后逃到赵国,赵简子把他收留了,也就算了。只要你逃了,也就没人管了。商鞅想着,我不行了,跑到魏国去,那也就算了嘛,也就过去了嘛。可是魏国的人对他是什么感情呢?我们是知道的,魏国人说:我们现在不敢接待你。为什么?因为你曾经竟然欺骗你的老朋友公子卬,用那样卑鄙的手段欺骗他,所以我们对你的人品不放心,这样的人我们不敢接待你,你还是走吧。商鞅说那好吧,我从你这儿过路,我到别的国家去。魏国人说那不行,你到别的国家不行,现在秦国这么强大,我们又打不过他,你是他们的罪人,我如果让你从我们国家经过,到别的国家去了,如果秦国找这个借口来找我们麻烦,我们怎么办?你还是回去。逼着他回到了秦国,不然他怎么会被找起来呢?他如果穿过魏国,比如跑到齐国去了,那不也没问题了吗?

那齐国在山东,秦国在陕西,离这么远,中间隔了好几个国家,没问题的。但是魏国的人就不允许他经过,你做事做得太绝了,所以后来的《吕氏春秋》上讲到了:“士自行不可不审也。”一个人做事情,不能不审视一下后果,不能不留后路啊。商鞅现在碰到的是什么样的情况呢?“所逃莫之隐,所归莫之容。”(《新序》)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愿意隐瞒他,把他隐藏起来;没有一个地方愿意接纳他。

没有一个地方愿意接纳和隐瞒他的原因的两个,其中一个,当然是商君的人品已经让人们不齿,没有人愿意接待这样的人。还有一个,真是非常有黑色幽默的色彩,是因为商鞅的变法让秦国太强大,所以其他国家的人不敢收留秦国的罪犯。他自己让秦国强大然后导致自己以后没路可走,这真是黑色幽默。回到秦国是无路可走了,以前封他商於之地十五邑,现在还是他的吗?体制能够给你的,随时可以收回。所以我有时候在想:一门手艺比一个文凭更好,文凭可以不承认你,手艺他不能不承认吧?我在大街上修皮鞋,不要你承认,穿皮鞋的人承认就可以了。你商鞅十五邑的土地是国君分封给他的,前一代国王封给他的,那后一代国王可以收回来。可以吗?

他现在无路可走了,他手下一帮人,那帮可能受过他一点好处的徒属,他就带着这么几十个人,上百号人向北去攻打郑国,这简直是无望的困兽之斗啊。那几百号人能打郑国吗?他为什么要打郑国呢?他想把郑国打下一块地方来,然后就在那个地方安身啊。很是可笑,真的太可笑了,完全不可能。但是他没有路可走了,他死马当活马医啊。他这边进攻郑国,后边秦国的军队就跟来了,所以最终在郑国黾池这个地方,把商君逮起来了,杀死了,然后车裂。

这个《史记》上记载有一点矛盾的地方:《史记.商君列传》的记载,是杀死了以后再车裂的,就是五马分尸啊;但是《史记.秦本记》上面记载,好像是直接活着五马分尸的。不管是死了以后还要给他五马分尸,还是活着的时候让他五马分尸,你都可以看出来,这些人对他有多大的仇恨。死了以后还要把他的尸体拉开,这不是仇恨吗?活着把他活活地拉开,把他撕碎,不也是仇恨吗?种下的是仇恨,收获的也一定是仇恨。这就是商鞅本人的非常悲惨的下场。

《盐铁论》上有这样一段话:“故孝公卒之日,举国而攻之,东西南北莫可奔走,仰天而叹:‘嗟乎!为政之弊至于斯极也!’卒车裂族夷,为天下人笑。斯人自杀,非人杀之也。”(《盐铁论.非鞅》)注意这样的话,这个“举国而攻之”这样的措辞是跟孔子学的。孔子在写《春秋》的时候,他特别注意字斟句酌。如果这一个人是被这个国家里面的某些人杀害的,他就会写有人杀;如果这个人让全国的人民都恨他,是人民的公敌,那么就不是有些人杀他了。你看这里的写法是“举国”,全国的人都要杀他。说明什么?说明杀死商鞅的不仅仅是公子虔,不仅仅是这些人,不仅有秦国的王公贵族,而且还有秦国普通的老百姓,人人痛恨他,真是太失败了。所以商鞅做事是成功了,但是做人太失败了。最后的结果就是“东西南北莫可奔走”,四面八方无路可走,把自己弄得无路可走,四面都是墙壁,然后只能仰天而叹。

最后我们也知道,商鞅死了,不仅仅他一个人死了,一族都灭了,包括他的白发苍苍的老母亲,真的是很残忍,而且罪名是什么呢?反叛。你说这是不是又是一个黑色幽默啊?一个把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了秦国,把良心都献给了秦国的人,就为了秦国强大,他什么都不顾了。这样忠诚的一个人,最终的罪名是反叛。所以在专制社会里面,什么样的黑色幽默都可以制造出来的。

《盐铁论》上最后讲到“为天下笑”,注意这个笑,没有人为他哭啊。大家都为他笑,嘲笑他,成为一个笑料,成为一个笑柄。最后还有一个结论:“斯人自杀,非人杀之也。我刚才讲举国而攻之,是全国人民要杀他,不是一部分人要杀他。三个层次,一、不仅仅是王公贵族、公子虔这些人要杀他,是全国人民都要杀他,是各个诸侯国的人。因为他们不收留他,是都想杀他,是全天下的人都要杀他。不仅是王公贵族,是秦国的老百姓;不仅仅是秦国的老百姓,是当时所有诸侯国的人,是天下人。而且到最后,还不是天下人要杀他,是他自杀,自找的。

商鞅这个人真是太值得我们去研究了,他的成功真是太成功了,他的失败也真是一败涂地。

最后一个问题:商鞅留下了一个什么样的秦国,他死了,但是他留下了一个什么样的秦国,留下了什么样的传统。简单地说,秦国在春秋时候是落后的国家、愚昧的国家,但是到了战国的时候,在家看看《战国策》,包括《史记》上,你会看到:在战国时期的各国人士的口中讲到秦国的时候,频繁出现的四个字“虎狼之国”,这就是商鞅变法的后果。概括的一句话就是:商鞅变法让落后的秦国变成了强大的秦国,让一个愚昧的秦国变成了一个野蛮的秦国。缺少的是文明,没有文明,落后的变强大了,愚昧的变野蛮了。

你看商鞅在《商君书.境内》里面,给军队规定的任务:“能攻城围邑、斩首八千已上,则盈论;野战,斩首二千则盈论。”(《商君书.境内》)什么叫盈论?符合朝廷给你规定的最低标准了,回来以后,你这场战争完成基本的目标了,如果在野外打仗,斩首二千以上,就符合标准了。整个的《境内》这篇文章,血淋淋的两个字:“斩首”不断地出现。战争就是以消灭对方的肉体作为目标。当然这种转变,战争变得不择手段,这种转变从《孙子兵法》就开始了。《孙子兵法》就讲到了“兵不厌诈”,开始向不择手段转变。

实际上我们以前跟大家讲过,中原的战争传统,至少在春秋的时候,非常人道的,像一个游戏一样。你就是跟对方打仗,如果我俩一块儿,你拿着刀砍我,我拿矛攻你,打了以后我发现打不过你,我转身就跑。我已经转身跑了,你当然可以追,但是追是有规定的,你追五十步。一边追,你还要数着,一二三四五,追到五十步必须停下来,否则你就犯规了。那我已经跑了嘛,已经认输了嘛,然后我发现对方来了个人,他头发是花白的,怎么办?不打了,“不擒二毛”。头发花白是老人,是不能跟他打的,那是不人道的。我和对方打仗,如果对方已经伤了,失去战斗力了,不能再攻击他,“不重伤”。这些规定跟我们现在的国际上的一些战争法很相近啊,很人道,“不重伤”、“不擒二毛”。那你说秦国的军队行吗?我管你二毛不二毛,砍一个人头回去有五十石粮食呢!

我们用一个个案来说明,秦国的将军白起。在《史记》里面找一个白起的传记来看一看,作为个案,秦国的将军白起的战绩。折起后来被封为武安君,因为打仗打得特别好嘛,被封为武安君。他一生带着秦国的军队攻取六国的城池有七十多座。我现在统计的,只是《史记》里面明确记载到他在这场战争里杀了多少人。《史记》里面,把这个地方攻下来没有说杀多少人,我也不统计。你看有这么几个数字:“昭王十四年,……攻韩、魏于伊阙,斩首二十四万。昭王三十四年,白起攻魏,……斩首十三万。与赵将贾偃战,沈其卒二万人于河中。昭王四十三年,白起攻韩陉城,拔五城,斩首五万。(昭王四十七年)坑杀降卒四十万。”(《史记.白起王翦列传》)二十四万回去这么一堆,然后商鞅就给他算账了,多少钱给你;二万人俘虏了以后,把他们身上绑上石头,沉到黄河里淹死;“长平之战”四十万。他就一个将军,算起来就有八十多万了。

在这些统计里面,我要加个说明:我们还没有统计秦国士兵死亡的人数。不可能那些人都把脑袋伸着让你杀呀,你杀别人十个,人家至少要杀你一个吧。秦国士兵死亡的人数没有统计,但是有一个事情可以说明,秦国士兵死亡的人数也非常多。为什么?你想:假如你对方来的人是秦国的士兵,他一定要把你斩首,你如果有地方逃跑当然没有问题,但是你到无路可逃的时候,你怎么样?你只能是拼死反抗,因为他没有优待俘虏的政策,他不会缴枪不杀的。所以这个结果是什么?秦国的士兵杀对方的人数很多,但是秦国的士兵也必须承担巨大的牺牲,因为对方一定战到最后一个。这也是商鞅既定的政策嘛,他战争的目的就是要杀对方的人,同时也让对方把自己消灭掉一些嘛。

我举长平之战,我们来看一看,根据司马迁的记载,在长平之战进入到相持阶段的时候,为了取得这场决定性战役的胜利,白起在前方,秦王在后方,颁布了一个政令:全国所有的老百姓每人赐爵一级,然后把十五岁以上的人,全部征调到前线长平。那就是说,我们打一点折扣吧,可能《史记》上这个地方有点夸张。《史记》是这么写的:“十五以上悉诣长平。”全部都送到长平,因为这场战争对他们来说是生死之战,他是孤注一掷了。我们打点折扣,至少可以想象,当时秦国已经用尽全力了,十五岁以上的人都已经去了。这场战争最后结果我们知道,是赵国四十万人被活埋,秦国到底死了多少?后来白起在一次讲话中说到:“秦虽破长平军,而秦卒死者过半,国内空。”秦国的士兵也死了过半,超过一半,整个国家的人口都空了。赵国死了四十万,秦国应该搭进去多少万呢?

你可以想象,战争到了最后,通过商鞅的变法,用秦国倡导的这样一种残酷的战争方式,最终在战国时期,在中国的大地上,战争的规模、战争的血腥程度。我告诉你们,现在学术界,尤其是西方的学术界,不承认这个数字,他们无法想象战争会如此的残酷和血腥。你看剑桥的《中国秦汉史》,西方的学者对《史记》上的这些数字不相信,就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数字太大,他们太善良,他们读读《商君书》就相信了。

这场战争结束了,我们现在还有一个统计数字:秦国在统一过程中斩杀的六国人数在150万以上。(据《史记》累计)这同样不包括秦国士兵死亡人数。除了这个数字以个,我再提供另一个数字作对比,当时全国人口总数2000万。所以秦国的统一的过程是什么过程?就是一个大屠杀的过程。

这样屠杀的结果,秦国固然在军事上占有优势,在军事上是频频得手,但是在政治上,秦国是一败涂地。为什么?可以从两个史料来看。第一个史料,就是在《商君书》里面有一篇文章叫《徕民》,就是招徕人口。你知道那个时候人口就是第一生产力,哪个国家人口多,哪个国家力量大。所以《商君书.徕民》有一条就是让其他诸侯国的人口到秦国来。在这篇文章里有这样几句话:“三晋不胜秦,四世矣……小大之战,三晋之所亡于秦者,不可胜数也,若此而不服。秦能取其地,不能夺其民也。”赵魏韩这三个国家,跟秦国接壤的三个国家,已经四代无法战胜秦国了,大大小小的战争,三晋这个地方,被秦国占领的土地不可胜数,但是,即使到这样老百姓不服,所以他最后自己也很悲哀地说:“秦能取其地,不能夺其民也。”你可以通过武力把他的土地占过来,但是你无法征服他的民心,老百姓早跑光了——这是商鞅的。

我们再看看白起是怎么讲的,白起后来——我举的例子都是在《史记.白起王翦列传》上的——白起后来跟秦昭王说:我们以前把赵国上党这个地方攻下来以后,上党的老百姓怎么样呢?“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。”上党的老百姓不愿意做秦国的老百姓,然后纷纷逃亡,逃回赵国,纷纷逃走了。

再举另外一个例子,我们知道苏秦这个人物,苏秦还有个弟弟叫苏代,也是很有名的一个外交家。苏代后来到秦国,找到秦国的国相叫范睢,跟范睢说:你们这样战争的结果是不能收服人心的。他也举了这样一些例子,他说:“秦尝攻韩,围邢丘,困上党,上党之民皆反为赵。”你曾经攻打韩国,把邢这个地方攻下来了,把上党也攻下来了,可是老百姓全部逃跑了,不愿意在你秦国,都回到了赵国,所以“天下不乐为秦民之日久矣”,天下的老百姓不愿意做你秦国的老百姓已经很久很久了。

我想说明什么问题?就是说明这样的国家很强大,但是这样的国家人民没有幸福,人民不愿意生活在仅仅是一个强大的国家里面,人民一定要生活在富裕的、安乐的国家里面,哪怕这个国家不够强大。

最后我做一个总结。一个历史学家叫诺曼.卡曾基,他对希特勒的一本书《我的奋斗》作了一个统计,最后的结果是这样:“……《我的奋斗》这本书里,每一个字让125人丧失了生命;每一页字让4700人丧失了生命;每一个章平均让120万人丧失了生命。”那现在,我最后一个问题就是:《商君书》让多少中国人丧失了生命?问题在于希特勒的《我的奋斗》随着二战结束,他的危害就结束了。《商君书》可是一直影响中国封建社会啊!一直到清代,它到底让多少人丧失了生命?这个真的让我们反思,至少我们要警惕。

最后,我引用泰戈尔的一段话:“谢谢上帝,我不是权力的轮子,而是被压在轮子下的活人之一。”我们都是有可能成为被压在轮子下面的活人,你不要以为你就是轮子!

(完)



2,149 次阅读 | 发表评论 | Trackback
2013年8月8日 | 归档于 在线视频
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
发表评论

XHTML: 您可以使用这些标签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lang="" line="" escaped="" highlight="">
:lol: :( 8-O :oops: 8) :?: :!: :evil: more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