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、社会阶层固化、理想的死亡

近日,一名教师在网上发帖《做了15年老师我想告诉大家,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!》,称现在成绩好的孩子越来越偏向富裕家庭。这个问题不容小视,现在我们社会的阶层固化已经到了必须改革不可的地步了,将来,广大劳苦大众们理想的死亡导致的社会问题会难以逆转。

下面所附的材料,第一部分是那位教师的原文,第二部分是相关的评论,第三部分是郎咸平教授的一期讲座,剖析的十分透彻!已经迫在眉睫了,我们的ZF是到了要拿出一些措施的时候了!


【教师的原文】

做了15年老师我想告诉大家: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!!

标题不是耸人听闻,这今年尤为明显,有数据说话,不论是从公立学校还得社会培训机构民办学校,成绩好的孩子越来越偏向富裕家庭,这是事实。
拿楼主所在的某城市来说,(也是个经济特区,但非深圳),这两年,学校里的中考状元,或者高考状元,基本家里都是条件很好的,上个月中考结束,我们学校有5个孩子上了重点线,都是位列状元或者尖子生行列,平均分都是每门115分左右,这个月这几个家长们都商议暑假送孩子去参加一个澳洲的夏令营,当时很惊讶,这些家长都这么有钱吗?事实证明我多虑,这些家长都是开跑车的主,还有住别墅的,家庭条件都非常之好,这样的家庭还出这样的孩子,真是锦上添花啊……

反观过去这今年,学校里的尖子生,大多数也是家庭经济条件极好的,班上做班长的,或做学习委员的,也是家庭教养的很好,其实他们的成绩好,除了家教外,还有就是父母都舍得花钱,送各种培训班,甚至私人家教等等,成绩能不好!

再反观我们那个时候读书,成绩好和家庭条件几乎是反比,班上同学读书好的,都是家里贫穷的厉害的,因为这个原因还一直是被学校老师做榜样宣传的,可是不出20年,世道已经变了,这几年来,尤为明显,要说学生的智力,差别真不是太多,但是,成绩都是钱堆出来的,在可预见的未来,这种教育的差别越来越大,穷人的孩子要想成绩好,光能吃苦是远远不够的,从见识上来说,起跑线而言,已经低了一个级别……

这个时代甚至还远远不如我们童年那个时候更公平……

这点为穷人孩子的担忧,希望只是例外吧,或许在内地,还是公平的,不过穷人的孩子真是有被边缘化的可能。


【相关评论】

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让人心凉

2011年08月10日 10:04:56  来源: 合肥晚报

“做了15年老师我想告诉大家,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!”近日,一名教师在网上发帖称,现在成绩好的孩子越来越偏向富裕家庭,在网上引起热议。原帖点击率已经达到40多万次,3000多个回帖,还有不少网站转载。(8月8日《长江商报》)

“寒门难出贵子”引发了网友普遍共鸣,无独有偶,8月4日,《南方周末》也发表封面文章提出质疑《穷孩子没有春天?——寒门子弟为何离一线高校越来越远》。文章认为:“出身越底层,上的学校越差”,这一趋势正在被加剧和固化。三十年来,国家的转型在继续,但底层个体命运的转型,却在逐渐陷入停顿

社会学把由于经济、政治、社会等多种原因而形成的,在社会的层次结构中处于不同地位的社会群体称为社会阶层。各阶层之间流动受阻的情况称为阶层固化。“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研究”有关数据表明,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断滑落;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;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%。

造成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直接原因,在于当下的一些高考政策。诚如北大湖北招生组负责人朱怀球所问:“保送、加分、自招等高考政策叠加了优越家庭的优势,寒门子弟拿什么和他们竞争?靠什么改变命运?” 事实上,不仅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,不仅农村家庭对“知识改变命运”在失去信心;在求职上,农村学生同样处于劣势。现实屡屡表明,竞争者个人能力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家庭背景和人脉关系;这在一些公务员考试和垄断国企招聘时,表现得尤其明显。于是,“贫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、“官二代”等概念日渐清晰,人们感到改变命运的渠道越来越窄

上海大学顾骏教授认为:中国阶层划分应该用一个同心圆来表述,而同心圆的核心就是“权力”;离权力越远的人,就像螺旋转动一样,被抛出局外。在我看来,这一划分不仅形象地描述了中国阶层的现状,也指出了阶层固化的根源。而这就是权力的异化。公共权力私有化、公共权力部门化、权力部门利益化、部门利益制度化、权力使用交易化等,都是权力异化的表征;而阶层固化则是权力异化的副产品。在我看来,要想“寒门出贵子”存在可能,归根结底是要约束与规范公权力,以保障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、平等的竞争机会和上升通道。(刘义昆)

上文引用自新华网


【相关评论】

对“寒门难出贵子”的反思

2011年08月09日 10:03 来源:广州日报

“做了15年老师我想告诉大家,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!”近日,一名教师在网上发帖称,现在成绩好的孩子越来越偏向富裕家庭。(8月8日《长江商报》)

十几年前,央视一组关于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宣传片打动了无数人,也激励了无数底层家庭的孩子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决心。如今,我们还坚信“知识改变命运”吗?这并非说知识无用,而是很多人没有机会去掌握知识。优秀师资被城市超级中学抽走、高校招生政策不断向城市孩子倾斜……知识面狭窄、视野不够开阔的寒门子弟,无法与富裕家庭的子女PK。

寒门难出贵子,造成的结果是社会结构的板结,阶层流动的停滞,而且不断进取、向上的精神也会在民间逐渐流失

现代社会中,经济与社会地位的不平等在所难免,一个成熟的社会,理应尽量照顾弱者利益——1960年以来,美国倡导的平权运动就改变了无数底层家庭孩子的命运。即将出任美国驻华大使的骆家辉就是平权运动的受益者。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骆家辉家境贫寒,父亲找不到工作、作为少数族裔又备受歧视……可他的命运因1964年通过的《公民权利法》而改变,此项法案规定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在招工、入学等方面受到“优先照顾”。

改革开放头十年,我们也有无数底层家庭的孩子通过努力改变了家庭命运。但是如今呢?凭自己努力有用,还是“拼爹”好使?我们啥时候能做到平权? (陈小二)

上文引用自中国新闻网


【相关评论】

教师发帖称寒门再难出贵子引争议

2011年08月08日13:02 长江商报

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讯(记者 张瑜琨 郭婷婷 实习生 瞿慧一 莫玉津) “做了15年老师我想告诉大家,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!”近日,一名教师在网上发帖称,现在成绩好的孩子越来越偏向富裕家庭,在网上引起热议。截至昨日,该帖在天涯论坛点击率已经达到40多万次,3000多个回帖,还有不少网站转载。

“成绩是用钱堆出来的”

发帖网友linyang222是一所中学老师,他称,近两年学校里的中高考状元,基本家里条件都很好。上个月中考结束,学校有5个孩子上了重点线。他们都来自开跑车、住别墅的家庭。这个月,这几位学生的家长们还商议送孩子去澳洲参加夏令营。

“反观我们小时候读书,成绩好和家庭条件基本成反比。班上同学读书好的,家里都很穷。”linyang222感慨,“现在的尖子生,除了家庭教养外,父母都舍得花钱,送各种培训班,甚至请私人家教,成绩都是钱堆出来的。”

不出20年,教育的差别越来越大,穷人的孩子要想成绩好,光能吃苦是远远不够的,起跑线已经低了一个级别。 linyang222直言,“寒门学子输在了教育起跑线上。”

农村娃上大学要付出更多

他的观点获得了众多网友的支持。 有网友跟帖说:“良好的教育确实需要大量金钱,胎教要钱,早教班要钱,各种兴趣班要钱。我亲戚家的孩子才五岁,在教育上已经投入六位数了,学了钢琴、芭蕾、绘画、英语等。”现在小升初考试比拼的不是学科成绩,而是奥数和英语。这两门就得家长去砸钱上培训班。

网友“小洋很忙”说,以某重点高中来说,今年上北大、清华的就有十几个。其中一个班上全部上重点线,2个出国、1个香港、5个清北,剩下的全是211和 985的高校。全班62个人,家庭是一个比一个好,从政的、经商的,最差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家庭。农民、打工仔家庭的只有那么一两个,而且绝对是那种对孩子超级负责的家庭。

“我绝对相信穷人家的孩子也能够出高考状元,能够上名校,但是他们所付出的精力,所吃的苦头,真的比家境优越的孩子要多得多。”网友“青青木瓜香”说。

“面对城市学生,我们丧失了基本竞争的机会”

昨天下午,记者在华科见到了雷磊时,他刚从广州回到武汉,还在为一份理想的工作而努力。三天前,他在《南方周末》发了一篇讲述自己上大学经历的稿子——《走到只剩我一个》。这两天,他接到了邻镇好几个大学生的电话和邮件。之前他们素不相识,这些人辗转找到他的联系方式与他联系,只是为了跟他说一句,“看了你的稿子我们很感触,感同身受。”

农村尖子=城里差生?

雷磊的经历是众多农村大学生的缩影。他出生在陕西平利县一座村庄,2006年,第一次参加高考就过了一本线,但他想上一个更好的大学,选择复读。一年后,他以全县第五的成绩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。

但一进学校他就受到了巨大的打击。同班一名女同学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。从她的口中他得知,那所学校中一本上线率竟然达到了97%。“我的成绩太差了,只能上这所学校。”女同学的话深深的刺痛了雷磊的心。

“农村的基础教育太差了。”雷磊说。小学时,他就要走7公里山路去上课,每天早晨天没亮就打着火把出发了,走到教室就筋疲力尽,很多学生一去学校就打瞌睡。

他们邻近的两个镇每年适龄学生近千,只有五、六个人能考进县中。而有时候,全县一年都没有一个人能考进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学。“几率几乎跟买彩票差不多了。”雷磊自嘲说。他是全村第一个大学生,也是全乡有史以来考上最好大学的学生。

想上好大学全凭自学

农村的孩子不是不想考大学,而是他们考不上好大学。学者杨东平的研究显示,以湖北省为例,2002—2007年5年间,考取专科的农村生源比例从39%提高到62%,以军事、师范等方向为主的提前批次录取的比例亦从33%升至57%。而在重点高校,中产家庭、官员、公务员子女则是城乡无业、失业人员子女的17倍。

“农村学生在起点上就输了。”雷磊说。“这些差距在中小学时就埋下了。”在农村,不要说培优,连幼儿园都没有。

农村学校待遇差,没有老师愿意去。像他所在的八仙中学,大部分老师都是中专毕业,毕业于陕西师范的老师一个都没有。

上大学的N个条件

雷磊总结说,在农村想考上一个好大学,必须具备N个条件:首先你得生在一个殷实之家,可以供得起你上学的花费;其次你的父母要有很强的意愿培养你成才;而且你得在高中之前就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,一门心思学习;最后,你还得有个聪明的脑子。“要同时具备所有条件,你才有可能在那种环境下考上一二本的院校,差一个都不行。”

据他了解,他们全镇有史以来考上全国排名前15大学的人只有四个,还全是复读生。

上大学太难很多人放弃

由于读书那么难,考上大学的可能性又那么小,现在农村的读书无用论越来越抬头。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去读书了。他以前的小学中年生源也逐年下降。

“这可能不仅仅是人口自然减少的原因。”雷磊说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在他们那里上小学,每天要行走7公里,由于中午吃不到饱饭,学生们个子都长的特别矮,而且每天支出10多元,一般家庭都有2个孩子。他们那边一个壮劳力一天的收入大概在50元左右,要是供两个孩子读书,根本无法维持生计。“这些隐形的条件就把很多农村孩子淘汰掉了。”

现在他的压力也很大。10年前,他们家是村里第一个盖起小楼房的。但为了供他和妹妹读书,到现在房子都没装修。而村里其他人家早就盖好楼了。雷磊说,“家里很多亲戚都不相信我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好工作。他们说上大学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,划不来。”

今年,他家一个亲戚的女儿考上三本大学,女孩的父亲没让她去上,说还不如出去打工。这也让雷磊感到很茫然。

资源不平等

昨日,北大湖北招生组负责人朱怀球向记者证实,近几年,他接触到进入北大的湖北考生,绝大部分家境殷实,父母不是公务员就是知识分子。

20年前“寒门出贵子”,20年后“寒门难出贵子”,造成这种转变的原因是什么?对此,朱怀球表示,“保送、加分、自招等高考政策叠加了优越家庭的优势,寒门子弟拿什么和他们竞争?靠什么改变命运?”

暑假期间,武汉市25中语文老师(武汉市学科带头人)林晓红和同事一起进行了家访。她发现,在家庭清贫的学生家里,除了课本外,几乎没有什么课外书籍,孩子阅读面比较窄。他们的父母通常因忙于生计,对孩子的教育仅限于吃饱穿暖,孩子的学习上,鲜有问津。而现在社会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,不仅仅看考试成绩,综合素质愈发重要。

武大四大名嘴之一,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副教授尚重生称,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。首先,高考的题目对于农村的孩子不利,比如考试中出现的一些网络语言,农村的孩子可能没接触过;其次,“寒门学子”大多信息面狭隘;再次,寒门学子社会关系匮乏,不利于他们的发展。尚重生提出了担忧:未来“贫二代”越来越多,社会断裂,贫富矛盾增多,不利于社会安定。他说,寒门孩子成功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应该更懂事,不能自暴自弃。

上文引用自 新浪新闻


【相关评论】

市民致电热议“寒门难出贵子”

2011-08-14 01:19:28 来源:长江商报

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讯(记者 郭婷婷 张瑜琨 实习生 瞿慧一)昨日,本报开通市民热线,同市民讨论如何解决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问题。昨日,不少市民打来热线电话,向记者倾诉自己的感受。

社会阶层凝固 “穷二代”或被迫变成世袭

一位叫李婷的读者打来电话说,从看到第一篇报道后,这几天,她一直在追踪本报的报道。“以前我们一直认为高考制度是目前最公正的选拔模式,对它赋予了很多期望,农村孩子们更把它视为向上奋斗的途径。没想到,现在这条路是越来越窄了。”

李婷认为,穷孩子拼不过城里伢,实际上是一种社会阶层的凝固,孩子基本上都世袭了父母的阶层,当官的孩子成为“官二代”,农民的孩子成为“贫二代”。掌握社会资源多的人,可以借助父辈手里掌握的公共资源提升自己社会地位。

家庭教育部分缺失使农村孩子更脆弱

退休教师徐女士打来电话说,当她看到那位发帖的老师说,班上成绩最好的几个孩子家长商量暑假要带孩子去国外时,突然感觉很心痛。这些农村孩子不光输在起跑线上,还输在他们的父母教育意识的缺乏上。农村家长一般受教育程度都比较低,和城市家长尽全力培养孩子相比,他们很少对孩子进行适当的教育。“正是因为缺乏必要的教育,一些考入大学的农村孩子也会表现的心理特别脆弱,像马加爵、上海海事大学自杀的研究生杨元元。他们的父母没有能力给他们什么,周面的环境也没有给他们什么,他们最后就像一朵花一样凋谢了。”

上文引用自 长江商报


【视频】
《郎咸平说》第151期-如何为老百姓创造中国梦?

早在四个月之前,郎教授的这期节目就已经深刻的剖析了社会阶层固化这个现象。支持郎教授,他一直都在为劳苦大众争取更多的权益而努力。

郎教授从清华大学的王小鲁调查的中国的灰色收入现状说起,2008年,中国有9.26万亿圆的隐性收入,其中灰色收入5.4万亿圆。这样的隐性收入代表的是整个社会的阶层固化,封建社会以及我们新中国数年之前,社会的上下层是可以互相流通的,而近些年来不是这样的了。现在大学毕业后工作的收入比不上夜总会小姐,过去通过寒窗苦读可以出人投地,现在则要靠投机倒把,这对中华文化是一种极大的颠覆。美国梦是他给了每一个人通过自我奋斗获得成功的希望,奥巴马、骆家辉都是例子。
灰色收入产生的根本就是我们缺乏中国梦。这就要看执政者如何给普通人自由发展的条件,让他们能通过自己的努力,达到所能达到的人生高度。目前我们的社会结构是利益集团在掌控一切,其他人都没有机会。我们政府税收的增长率很高,远高于GDP的增长率。而我们的税收从来都是开源而不节流。我们的税收浪费的太多,六千亿完全可以让全民免费医疗,而我们每年的公车支出就是六千亿。另外,各地的财政收支失去平衡,大量低回报的基础建设造成了大量的赤字。每年增长的税收如果用在刀口上的话,就可以帮助老百姓完成中国梦。


◆对社会阶层固化这个话题感兴趣的,可以试读这本书:

杨继绳《中国当代社会阶层分析(最新修订本)》



4,447 次阅读 | 发表评论 | Trackback
2011年8月16日 | 归档于 生活
标签:
  1. SmallFly
    2011年8月23日 20:56 | #1

    这是个问题啊

    前几天爸对我说起过

  2. 2011年8月28日 20:53 | #2

    这个论题在2004年前不一定完全正确,我们学校学习好的学生也就一般学生,有钱的也有,但是不多。
    现在不知道了,离开学校好几年。有空问问当教师的同学是不是这样。

  3. 2011年8月30日 12:37 | #3

    现在就是这么个时代了!!

发表评论

XHTML: 您可以使用这些标签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lang="" line="" escaped="" highlight="">
:lol: :( 8-O :oops: 8) :?: :!: :evil: more »